內網 中文EN
聚焦新時代民族語言文字應用
2020-01-10 來源:《社科院專刊》2020年1月10日總第510期 作者:李夢 王鋒 龍從軍
分享到:

  本報訊 近日,中國民族語言學會民族語文應用專業委員會第二屆學術研討會暨中國民族語文應用首屆高端論壇在京召開。此次會議由中國民族語言學會民族語文應用專業委員會、國家民委中國民族語文應用研究院聯合主辦,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民族語言應用研究室承辦。來自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央民族大學、中國民族語文翻譯局等機構的45位專家學者參加研討會。

  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副所長、中國民族語言學會會長尹虎彬在致辭中說,民族語文應用研究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如何結合中國語言學實際,根據各民族語言特點,構建更加全面、更具有解釋力的民族語言理論體系,是中國民族語文應用研究的重要問題。

  與會學者圍繞主題,就宏觀視域中的民族語文應用,民族語文規范化、標準化和信息化建設,民族語文國情與民族語文工作,學科建設與語言資源保護等議題展開深入研討。

  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研究員徐世璇引入并討論了國際語言振興(復興)研究的理念、方法和技術,提出語言振興面臨的問題及五種途徑:由族群內部自發的基層努力;從外部推動的語言維護影響;種族身份認同與語言學習動機;以母語教學為振興語言的一種機制;建立語料庫,保存語料,推動語言的使用。

  北京語言大學教授戴洪亮認為,新時代應堅持語言文字主體性和多樣性的統一,進一步普及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和提高語言能力。要堅持因地制宜、分類實施原則,著重解決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

  北京外國語大學教授文秋芳就新中國國家語言治理能力的建設與發展的相關問題進行了論述。她認為,國家語言能力與個體語言能力不同,國家語言能力應該包括應對現在和未來需求的能力。國家語言能力的三角理論涵蓋了國家語言治理能力、國家語言核心能力、國家語言戰略能力。國家語言治理能力包括國家語言治理體系構建、國家語言規劃制定與實施、國家語言生活的研究與交流。她介紹了我國統籌通用語言和少數民族語言事務的國家語言治理體系構建及其發展過程。

  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研究員呼和介紹了“中國少數民族語言語音聲學參數統一平臺”及其應用。該平臺是利用國際通用的語音聲學分析軟件,提取有效表征語言音段和超音段的各種聲學特征參數,并把它們集合成一個完整的語音聲學參數數據庫,用數據庫管理軟件進行統一管理的平臺(通用的自然語言語音處理平臺)。

  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副研究員龍從軍介紹了喜馬拉雅周邊語言及方言數據資源庫建設進展。他表示,由于語言方言特征逐漸消失,語言研究需要更多的數據,尤其是基于數據驅動的自然語言處理,所以語言資源收集十分必要。基于以上考慮,要構建喜馬拉雅周邊語言及方言語音文本資源庫。

  中國傳媒大學教授李大勤分享了其對喜馬拉雅東段跨境語言研究的認識。他認為喜馬拉雅東段是“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分布著十幾種有著共同文化基因的跨境語言。整理國際上對相關語言已有的研究成果,并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對其中的某些語言展開深度的田野補充調查,進而在調查的基礎上就這些語言類型的共性、發生學關系及地域上的接觸現狀展開專題探討,可為“一帶一路”框架下該地區各國之間的互聯互通、文化產業等方面的發展提供必要的學術支撐。

  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研究員黃行表示,國家民族語文工作及其指導管理下的民族語言生活會隨著國家政治和經濟社會的發展而不斷調整和變化。民族語言的使用和發展將呈現出積極的前景,在保障國家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和法律所賦予的民族地區各民族的語言權利、發揮少數民族文化資源的語言載體與傳承功能、與國家通用語言形成互補和互相不可替代的發展和認同關系、構建和諧共贏的語言生態環境,以及維護國家統一、社會穩定、邊疆安全等方面,都將發揮其應有的、不可替代的積極作用。

  中央民族大學教授周國炎從口頭語言資源、書面語言資源、現代媒體與貴州少數民族語言資源、民間自發的語言資源保護行為四個方面講述了貴州省少數民族語言資源的保護與開發利用。他認為,語言資源保護工程、大型語料庫的建設以及教材、工具書的編纂是貴州省少數民族語言資源保護的主要形式。

  中國民族語言學會名譽會長、中央民族大學名譽資深教授戴慶廈針對目前語言學界記音能力不能適應語言研究需要的現狀,根據其多年漢藏語田野調查的實踐體會,談了什么是記音、準確記音的重要性、記不好音的原因,以及如何提高記音能力的方法論等問題。他指出,記音產出的成果要符合語言學標準或語言規范,要用國際音標記音,不能遺漏音位,要歸納規范的語音系統或音位系統。準確記音是語言學家必備的一種技能,是語言學家必須掌握的基本功。對于漢藏語系語言來說,記音的技能就更為重要。另外,研究一種新語言或新方言,記音是第一步工作。他還呼吁我國民族語文學界在新時代為適應民族語文工作新發展的需要,必須切實提高民族語文工作者的記音能力。

  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研究員黃成龍談及紀錄語言學在語言傳承與保護中的應用。他認為語言不僅是信息交流的工具,更是人類文化資源的寶庫。紀錄語言學具有主體性,可以充分利用族群內成員對自己語言文化的偏愛,積極調動他們參與到語言記錄中,并讓他們用自己的母語敘述自己的語言和文化。紀錄語言學利用多媒體方式、全方位地展示該民族文化的全貌,并為語言學和其他學科提供高保真的可靠資料,以語言為載體展示民族文化,達到語言與文化永久性的活態保護與傳承。紀錄語言學不僅可以重復檢驗,還可以通過各種渠道和平臺實現充分共享。

  中央民族大學教授丁石慶指出,我國是一個語言資源大國,各民族使用130余種語言和30余種文字。其中,少數民族已有語言資源積淀豐厚,包括諸如民族古籍、民族古文字、民族新創文字、口碑文獻、文學、宗教、非遺等傳世資源。另外,各類科研項目的成果,包括高校相關專業的學位論文等也都是不可多得的語言資源。相較于已有資源,語保資源則具有鮮活、動態、科學、規范等特征。基于語言資源整合的視角,少數民族已有語言資源和語保資源的整合及綜合開發應用工作更具必要性與現實意義,同時也充滿了空前的挑戰性。少數民族已有資源和語保資源在基于數字化、產業化、智能化與國際化,以及科學合理的整合后才能契合于一體,也只有這樣,中國少數民族語言資源的保護和開發應用才能獲得真正意義上的可持續發展動力和潛能。

  (李夢 王鋒 龍從軍)

責任編輯:張月英

江苏福彩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