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網 中文EN
當前位置:首頁最新文章
構建中國特色的非洲政治研究學術與話語體系
2020-04-09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2020年4月9日第1903期 作者:沈曉雷
分享到:
  非洲政治研究是非洲研究的重要組成部分,深入學習習近平主席賀信精神,加強非洲政治研究,構建中國特色的非洲政治研究學術與話語體系,可為促進中非關系發展,構架中非命運共同體貢獻力量。
 
  中國非洲政治研究碩果累累
  
  中國的非洲政治研究始于20世紀50年代中后期,伴隨著非洲民族獨立運動的勃興而起步。60多年以來,非洲大陸政治發展跌宕起伏,時代主題不斷變遷,人們見證了非洲各國艱苦的民族獨立之路、頻繁的軍事政變、坎坷的多黨民主化進程等。60多年來,以這些主題為依托,歷經三代學人的努力,中國的非洲政治研究可謂碩果累累。

  在老一代學人中,吳秉真和高晉元等對非洲民族獨立運動的研究,唐大盾和張士智等對非洲社會主義的研究,陸庭恩和湯平山等對非洲政黨與政黨制度的研究,徐濟明、張宏明、賀文萍等對非洲變革、政治發展與政治民主化的研究,李安山等對非洲民族主義的研究,均取得了豐碩的成果。他們的《非洲民族獨立簡史》《非洲社會主義:歷史·理論·實踐》《當代非洲政治變革》《多維視野中的非洲政治發展》《非洲國家民主化進程研究》和《非洲民族主義研究》等著作,均成為國內相關領域研究的開創性或奠基之作。

  然而學術研究有起有落,受多種因素的制約,近年來中國的非洲政治研究開始凸顯一些問題:較之非洲經濟、非洲國際關系研究,非洲政治研究有所弱化,基礎理論研究滯后且受重視程度不夠,不少研究成果缺乏深度和新意等。
  
  時代發展要求加強非洲政治研究
  
  習近平主席指出,當今世界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對于中國的非洲政治研究而言,時代變遷既是挑戰,更是機遇。

  轉型期的政治生態為非洲政治研究提供了新的內容。自20世紀90年代多黨民主化浪潮席卷非洲大陸以來,多數國家都經歷了4—6次選舉,選舉實踐已深刻影響非洲政治生態和社會認知,各國政黨和普通民眾已對選舉和民主逐步接受和認同,選舉已成為政府更替的常態,“逢選必亂”等現象逐步式微。在此背景下,一些非洲國家開始探索符合本國國情的政治發展之路。然而,非洲的政治發展之路仍然面臨一些挑戰:經濟發展緩慢、高貧困率和高失業率等問題將影響一些國家政治穩定,有些國家因老人政治或長期執政可能會引發政局動蕩,宗教極端主義、族群政治等因素仍會在一些國家凸顯,地區沖突與安全問題則考驗一些國家的民族國家建構與政府治理能力。這些都需要我們進行深入研究。

  中非關系的快速發展對非洲政治研究提出了新的要求。21世紀以來,在中非合作論壇的推動下,中非關系進入快速發展期。經過20年的發展,經濟層面,中國對非直接投資存量已達到461億美元,中非雙邊年貿易額已超過2000億美元,中國已在非洲完成上千個經濟建設項目;政治層面,約翰內斯堡峰會將中非關系提升為全面戰略合作伙伴關系,北京峰會則一致決定構建更加緊密的中非命運共同體;國際關系層面,同呼吸、共命運、謀發展、反霸權的合作理念,已使中非關系成為南南合作的典范。在中非關系已進入“攜手共命運、同心促發展”的歷史新時期,我們需要更加系統全面地了解非洲、研究非洲,而加強非洲政治研究,也成為了題中應有之義。

  時代發展也為加強非洲政治研究提供了新的機遇。國家對非洲研究的投入持續加大,包括中國非洲研究院在內的各類研究機構如雨后春筍般建立,研究平臺與基地建設已初具規模;在“中非聯合交流計劃”等各類課題與基金的資助下,國際學術交流尤其是前往非洲開展實地調研呈井噴式發展;高度發達的網絡大大便利了學者們收集資料、跟蹤非洲政治發展和了解國外學界研究前沿。這些無疑為國內非洲學者全面且深入研究非洲政治問題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機遇。
  
  加強中國非洲政治研究的路徑
  
  在新的歷史時期,可從以下四個方面加強中國的非洲政治研究。

  首先,培養嚴格的治學態度和嚴謹的治學理念。唐大盾等五位學者從1983年開始,用五年的時間潛心研究非洲社會主義問題,才最終完成該領域研究的奠基之作——《非洲社會主義:歷史·理論·實踐》。唯有學習老一代學人的這種治學精神,具備嚴格的治學態度和嚴謹的治學理念,才能打造經得起時代考驗的學術成果。

  其次,加強基礎理論研究。在當前政府職能部門和涉非企業等對非洲政治局勢和安全態勢等方面研究成果的需求不斷擴大的背景下,熱點問題研究和應用對策研究固然越來越重要,但如果缺乏基礎理論研究,最終可能導致許多研究成果缺乏廣度與深度,甚至可能會對實際工作產生誤導。

  再次,加強國別政治研究。非洲共有54個國家和地區,每個國家都有其獨特的政治制度和政治發展之路,這就要求我們除了對一些普遍性的政治問題進行重點研究,還要加強國別政治研究,密切跟蹤各國政治局勢的發展,并從中總結出非洲政治發展的普遍性與特殊性規律。

  最后,構建中國特色的非洲政治研究學術體系。中國的非洲政治研究與國外相比還有一定差距,我們在研究中所使用的政治術語和借鑒的學術觀點大多來自西方,原創性不足。在今后的研究中,我們應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立足非洲政治發展的實際,創新學術觀點與政治術語,力爭構建具有中國特色的非洲政治研究學術體系,擴大在非洲政治研究領域的話語權。
  
  (作者系中國非洲研究院政治研究室副主任)

責任編輯:常暢

江苏福彩网-首页